看到你死因的我不能不去攻略你 第41章

作者:贝阿朵莉切

雪名小脚丫朝后踹了一脚,差点就要了小长谷川的命,长谷川吓得赶紧放她下来,只听雪名带着哭腔抱怨道。

“都怪你,咱选了咱最讨厌的,根本喝不下去的东西,呜哇————,你赔咱的二百六!!”

这黑咖啡好贵啊···居然要二百六十块,一般的饮料最贵在贩卖机里也就是二百了。

“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草莓汁嘛,买给你不就是了。”

长谷川又按了按草莓汁的按钮,上面的标价是一百三,掉下来之后长谷川将黑咖啡拿在手里,把草莓汁递给雪名说。

“给你,算我请你的。”

“嘁,这还差不多。”

雪名刚拿到草莓汁就不由得脸红得像是草莓汁的包装盒一样,长谷川暗暗一瞥,心道这家伙怎么感觉这么纯情,紧接着长谷川将退款的硬币蹲下取出来,正在这时,雪名忽然喊了一声。

“喂。”

长谷川下意识朝着那边看去,结果那货将草莓汁的纸质包装盒嗖的一声扔了过来,要不是自己躲得及时,那一下绝对能把自己的脸给砸个坑。

“明明是咱的钱居然还说是你请咱的???!!咱差点就信了啊,把咱的感动和纯情都还回来啊魂淡——!”

然后雪名就以长谷川蹲下的这个角度掐着他的脖子摇啊摇的···

“要死了要死了——”

长谷川最后脑袋撞在了贩卖机上,雪名小学生也基本筋疲力尽,脸红红的额头上出了点细汗,长谷川先把硬币给取出来,继而从兜里拿出了一袋纸巾递给她说。

“擦擦吧,看把你给累的,话说好疼啊···你这家伙难道下手不知道轻重吗?”

“是吗?为什么有些人还老喜欢咱用皮鞭使劲抽他的?”

“总感觉你好像说出了些什么了不得的话···但我现在却无力吐槽这是什么鬼啊。”

雪名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关于自己援交的事情,然后将那几枚硬币握在手里,再次掀起裙子刚准备将硬币给放进裙下,绑在腿上的小皮包里的时候,长谷川背上忽然感到一股自己无法反抗的力量嗖的一声就向前飞了出去,好在雪名小学生不在自己正前方,不然刚刚非把她给压倒不可、

“简直变态!!下流无耻!!居然打算用几枚零钱和一盒草莓汁就想要收买小学生进行猥亵!!我要报警啦——!!”

长谷川强忍着上不来气的难受翻起身来坐在地上,手指着面前这个一脸正义,义正言辞的少女说不出话来。

真想一口爆出她的死因直接干掉她···简直莫名其妙?!!

当然,也就是想想,这种最终手段,还是留着比较好,伤天害理。

第0102章 心里很受伤的小学生【求收藏】

这件衣服长谷川认识,是附近小山台高中的校服,女孩制服裙子是东京学校里出了名的短,但莫名其妙因为这一点而慕名报名的女生却又格外多。

有趣的是,小山台高中的校服很昂贵,当然面料和做工也完全配得上这让一般人家有些咋舌的价格,校服简直比专门买的常服还好看,无可置疑的是,这与小山台高中同样是私立学校有关。

雪名小学生一脸的懵逼,怎么了??我是谁??我在哪儿??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然后在那个女孩子拨打电话的时候,嗖的一下抢过她的手机,冲着她大喊。

“混蛋————!!老娘咱是高中生啊!!!”

妈的被人当成痴汉给踹了···这一脚还真是不留情面,而且估计现在自己身上还留着个土土的脚印,当然,身前全是灰尘就不说了, 等等去重新买一套再说···这样的衣服要是穿出去了,那特么的还了得。

“啊??哈???哈————”

女孩来了个语气词三连发,低着头看着自己面前蹦蹦跳跳的雪名,又问了问长谷川说。

“她?高中生??”

“是啊,高二的。”

“开你妹的玩笑啊————!!!”

女孩一脚踹在了自动贩卖机上,将下面的铁皮给踹进去了一个坑···雪名小学生暗自心惊,幸亏自己是个女的,自己这小身板要是给那来一脚,估计自己现在已经去比良坂报道了吧,还好刚刚踹的是大好人···额,大好人···

她一把将刚刚抢过来的手机塞给那少女,然后泪崩的跑到长谷川面前,一个乳燕投怀扑到怀里说。

“大好人啊···哇哇哇————你可别死啊!!呜哇————那暴力女一脚将自动贩卖机给踹了一个坑!!”

“咳咳,死不了,你先起来好么,不然可爱的洋装都弄脏了。”

“呜————”

雪名擦了擦眼泪站起来,一边将长谷川拉起来一边帮忙拍着他身上的灰尘说道。

虽然日本的地板很干净,但···还是会脏的啊,虽然不是很严重,拍打一番之后倒也问题不太大了,就是长谷川刚刚差点腰都被搞折了,现在都还在不停的咳嗽。

那暴力女现先脸红,而后又握紧拳头气冲冲地跑到登登登跑到长谷川跟前来,就在长谷川有些心虚这家伙准备将自己再来一下的时候,她忽然对自己鞠了一躬。

“非常抱歉!!!刚刚搞错啦————!!”

总感觉这家伙是个正义白痴呢···自诩正义的伙伴的那种人,然后在现实的打击下不断地重塑着自己的世界观——不过也有可能像是武林外传的郭芙蓉,自以为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结果没想到自己都是好心办坏事,存心帮倒忙,弄得江湖人心惶惶···

这家伙好像也差不多,

女生一直保持着鞠躬的样子,还是九十度的那种,长谷川顺了顺气说。

“起来吧,没事没事···”

然后雪名小学生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做出一副貌似成熟的表情说。

“年轻人做错事情也不是不···哎呀——!”

“咚——!”

这女生做什么的都是风风火火,结果她刚刚一抬头就把正在那里装大辈的雪名小萝莉的下巴给狠狠地撞了一下,当然,她的脑袋也被雪名小萝莉的下巴给磕得不轻,两人一个抱着下巴,一个抱着脑袋,疼得眼里直泛泪花。

长谷川说没事,他带着雪名小学生去了附近的无印良品打算先买一套凑合着,然后这女孩子非要跟来,然后说什么都要付账,说是自己下手没个轻重,不好意思之类的。

然后现在,长谷川和两个互相怒视的女孩坐在附近的一家契茶店包间里,靠在椅子上叹着气。

“那个我···我从小就接受各种训练,刚刚···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你们是那种关系。”

女孩子双手合十,再次真诚的道歉道。

从刚刚的自我介绍中,长谷川已经知道了,女孩子名叫南都菲娅,一头火红的头发,鼻梁也显著比日本人要高,瞳色也很淡,身材自当没话说,秒杀我们的浅上小学生没有任何压力,她也是混血,至于哪国,她没仔细说,说刚刚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是因为浅上小学生有点像她童年时候的自己。

哎,红发的都是麻烦,长谷川这次牢牢地记住了,以后看到红发绝对要绕道走。

“哪种关系?”

长谷川莫名其妙的问道,然后女孩愣了一秒,指着浅上雪名说道。

“难道你们不是情侣还在大街上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拜托啦,什么羞羞的事情啊,咱只不过是想要将硬币给装进钱包里而已啦!”

“哈???那你勾着小眼神掀起裙子干嘛?!”

女孩一脸不信的指着她,那感觉就像是要随时检查一下她的裙子一样。

第0103章 约定【求收藏】

终于,在所有误会都澄清之后,女孩结账告别,看她阔绰出手的样子,长谷川大概觉得她家庭应该不是一般的富裕,随便瞥了一眼,钱包里就放着一叠一万日元,至于卡则是卡在里面看不清楚,长谷川看着她的背影,默默地摇头。

南都菲娅

死因:窒息死

死期:八月十七日

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刚刚自己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也就是自己刚被踹了的时候,她的死期明明在十年之后来着,死因也不是痛苦的窒息死,而是自然衰老死啊,结果跟自己和雪名小学生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嗖的一下就变成了短命鬼,还是超级短命鬼,距离她死亡还有三个月了。

难道自己真有做死神的天赋??可以随时吸走别人的绳命??

长谷川对雪名小学生说了句在原地等我之后就跑向她。

“不好意思,请问能给我你的邮箱地址吗?”

“欸??!!啊···那个···我已经有男···”

“咳,不是那个意思,我再过一阵需要去一趟小山台高中,到时候能请你做向导吗?熟人的话,应该方便一点吧。”

“啊嘞??真的??青空学院的学生要来小山台??唔···好吧,那,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女孩有些疑惑的样子,但她还是将邮箱地址告诉了长谷川,长谷川只是随意扯了个谎,但却没想到一阵子之后,他还真的有不得不去小山台高中的时候。

八月十七日,那不是在暑假吗···在暑假要挂掉的人好多啊,难道暑假的时候会对死神之力有所增幅吗??长谷川走了回来摸摸鼻子,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回想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按理说与让她的死期提前没有丝毫的关系,可偏偏就提前了,不光是提前了,还特么的提前了好几十年。

哎···虽然人家还没死,但总感觉莫名的背上了一条人命啊,总不能因为人家踹了自己一脚,那个在背后罩着自己的死神就发脾气了吧。

长谷川走了回来,雪名用脚踢了踢那个袋子说。

“提走,蠢货。”

“喂喂喂,虽说这里面是我的衣服,但你也不能这么对它吧···”

长谷川郁闷的将袋子提起来,其实本想是扔了的,但自己本来还有两套,可它们被雪野凉拿去说收拾的时候,上面沾上了迷之深色物质,貌似是酱油,贼难洗掉,无奈这套要是扔了就很麻烦了,先联系着学校重新订吧。

“你那么有钱,还在意这几件衣服?”

雪名看了看左手上helloKitty的粉色腕带手表,轻轻咬了咬嘴唇说。

“再陪咱去一个地方行吗,到时候咱就该去别的地方了。”

“···好。”

其实长谷川不是很想去的,今天跟她相处的还算是挺愉快,除了挨了那一脚之外,别的都没什么,但···与自己亲亲密密玩了一天的女孩子,在晚上的时候就要钻进别人的被窝,在自己也不知道的人身下喘息,这种莫名的窒息感让长谷川很是难受。

“吃醋啦?”

雪名轻轻扯着他的衬衫,有些看好戏的说道。

“无路赛——”

长谷川傲娇的回答了一句,随即拉起她的手站在了街边准备打车,只听她说。

“其实咱也并不是很乐意做这个,来来回回也不敢动作太大,咱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没办法,咱有咱这么做的理由,咱也在寻找自己的答案。”

雪名说的话感觉进入了奇怪的哲学领域,寻找自己的答案,长谷川听不懂,但他同样认为,从事援交真的能找到什么答案,只是叹息一声,问她。

“你还想去哪儿?”

“去天空树吧,我其实一次都没有去过,很讽刺吧,我每一次得到的钱都不算少,但却从来没去过近在咫尺,自己最想去的地方。”

雪名说的很是哀伤,长谷川也开始心疼起她来,本想着,问清楚她为什么需要那么多钱,看样子她并不是享乐主义的那种人,搞清楚之后实在不行把她给弄出那种圈子,可现在看来不行了。

她在援交中寻找着什么,是自己的答案吗?还是什么仇人?

“吃咱这种人的飞醋,你也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个呢,一晚上···呜唔。”

她刚要说出一晚上四万块随你的时候,长谷川将她的小嘴给捂住,站在她身后揉着她的小脑袋说。

“等你找到你要找的答案的时候,我很乐意。”

“嘁,那个时候不问你要钱,你以为咱就会同意吗?”

“撒,谁知道呢。”

第0104章 雪名在寻找的答案【求收藏】

老实说,长谷川现在背上都还发闷,真不知道那女孩怎么练得,自己后背靠上面的位置怎么说也有一米五吧,结果那女孩愣是跳起来一脚就给踹了,而后又一脚踹到了自动贩卖机,给贩卖机整了个坑,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和过人的实力,唔,最可怕的是,虽然她长得很不错,但这般暴力,还有喜欢受虐的男朋友??

嘛,听雪名酱说的,有人还喜欢被她用皮鞭啪啪啪地抽呢,这么想来,喜欢挨打的女朋友倒也不是什么事情了。

车上的时候,长谷川将雪名的手与自己的叠在一起,他发现,雪名的手掌虽然不大,但手指却格外的纤长,怪不得握住她手的时候感觉与其他女孩子的不一样,她涂着粉色的指甲油,滑滑的。

“咱原来还练过钢琴呢···因为手指比一般人长的缘故,被老师看好。”

雪名眨了眨眼睛,那样子很是单纯,可一想到与自己并排坐在一起的这家伙居然没有穿内衣,喔,还距离自己这么近,总觉得一股诱惑力从她身上传来。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死神难过萝莉关吗?

“喔??好厉害,为什么后来不练了呢?”

雪名的眼神一下就暗淡了下来,长谷出随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只听雪名小声说道。

“因为···妈妈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给毁了啊。”

这声音莫名的有一股寒意,长谷川不禁背脊发凉,但在司机的角度看来,倒是她俩在打情骂俏,毕竟雪名说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就要趴倒长谷川身上去了。

“她那么弱的身体,居然用斧头···将所有能卖钱的东西全部···劈了个粉碎···”

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为了给那个照顾自己多年的母亲在被人眼中留下点好印象,她决定将这句话隐瞒到心底,面对这个钱太多但却并不需要自己的处男。

长谷川的瞳孔骤然一缩,这到底是个什么心态??将家里的东西劈个粉碎···她妈妈疯了吗??

不过回想起自己的老妈,好像也能想得通一点了。

自己继承了财产之后的那一周,老妈就将父亲辛苦多年的积蓄花光,还扯着嗓子要跟父亲离婚,呵,想要从自己这里骗到从雾岛那里得到的财产,但却早早地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