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企谷,轻小说家而已 第50章

作者:痴梦予人

町田苑子在发现她的困难之后便说出有解决的方法,让她今天过来一趟。

出现如今的场景,倒是让她明白了町田苑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月色老师,这是《恋爱节拍器》的作者霞诗子,你之前有评价过她的作品吧?应该还有印象对吧?”

町田苑子又转头给比企谷八幡介绍。

“当然有印象。”

他点头道。

说话的时候,霞之丘诗羽已经走了过来,町田苑子拉住少女,坐在他的对面。

“所以,我希望月色老师之前关于《恋爱节拍器》的建议,是不是能够说得更加具体一点?或者说提供一些更有用的意见?”

町田苑子拍手求助道。

这份对于旗下作者的关怀是比企谷八幡十分喜欢的一点,不只是他,那由多这段时间以来也受到了编辑小姐不少的帮助。

这种小忙,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选他来做指导者的原因除了当事人有联系之外,他的基础和经验也比较适合担当这一角色,要是换做一开始就站在巅峰的那由多,她能够提出的创作意见对其他人未必有用,甚至可能是负累。

只不过指点这种事也不是一方愿意就可以达成的,有时候被指导者可未必愿意接受那你的意见。

“我倒是无所谓,就看霞诗子老师是不是愿意接受了。”

比企谷八幡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学姐。

“你好,月色老师,我是霞诗子,关于你之前的建议,老实说,对我非常的有用。”

出人意料,霞之丘诗羽竟然主动站起身来,并伸手道。

为了礼节,他只好跟着站了起来,跟对方握手。

手感十分柔软,就像是棉花一样。

说起来,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跟同龄的女生握手?

“霞诗子老师的态度让我有些意外。”

重新坐下,比企谷八幡脸上的意外之色还未消失。

“我还没有正式出道,还当不起‘老师’这一称呼。”

霞之丘诗羽先是否认道。

“我有读过月色老师的作品,令我大有感触,也佹认识到之前的确并没有真正了解轻小说,于是在阅读诸多作品后,比如可儿老师的《银色季节》,让我对对于业界有了新的认识,同时对于未来的创作也产生了新的想法,但我还是不明白,就算老师给我指出了问题,但要如何改变才能做到真正的完美?所以,我早就想见老师一面了。”

她右手按在桌边,目光认真的接着说道。

“老师会觉得意外,该不会是认为我是永远固执己见的人?自信可不是自负,达者为师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没有这么说过。”

他强调道。

“老师刚才的表情就是这么认为的。”

霞之丘诗羽神色冷静。

“不过,老师你现在比我强,不代表以后会一直比我强。”

她又补充了一句。

“有自信是好事。”

比企谷八幡笑了笑。

他能够看到少女眼中的野心与傲气,也反应过来自己确实产生了误解。

说到底,曾经记忆里的印象也只是印象,不代表自己就真的懂了,理解对方了。

“其实就是小诗发现自己只是井底之蛙后,想要改正自己的错误却无能为力,才摆出这样求助的态度。”

町田苑子在旁边作怪道。

“町田小姐,能不能请你别再用小诗称呼我了?”

霞之丘诗羽刚才的仪态顿时维持不住,眼神充满怨念。

“咳咳咳,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正式开始吧。”

比企谷八幡对于少女现在的态度非常满意,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正面起来,开始对《恋爱节拍器》进行分析。

霞之丘诗羽手上拿着一支笔,桌上铺着笔记本,一副随时准备做好笔记的样子。

“霞诗子,你能先跟我说说你遇见了哪些难题吗?”

“嗯,让我想想……首先就是角色设定的方面,我感觉在第一卷的创作之后,接下来的第二卷我想要保持同样的质量就发现无从下手,所以我想要修正,但无论如何都无法跳出藩篱。”

“这个简单,你只要在第一卷里加入新的女角色好了。”

“可是,这样做的话不就改变了故事的内核了吗?我想写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恋爱故事,而且读者们也不会买账吧?”

“霞诗子你应该没有谈过恋爱吧?”

他双眼一眯。

“没,没有。”

突然被年纪更小的男生询问这个问题,霞之丘诗羽不禁有些尴尬汗颜。

“可是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吗?写恋爱小说并不一定要谈过恋爱吧?”

“的确是这么说的,只不过霞诗子你笔下的恋爱实在太过幻想,就像我之前在网上评论过的那样,太容易腻,两个人的发糖剧情并不能支撑你塑造出更多的期待感,所以你必须改变你的基点,至于读者买不买账?相信我,在角色塑造能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可爱的女孩子就是越多越好。”

一番讨论过后,霞之丘诗羽如感醍醐灌顶,眼前的长路仿佛已经为她铺开。

两世记忆的积累,还经过深刻的学习,自己动笔,这让比企谷八幡对于轻小说的理解已经到达一个很高的高度。

因此,对于《恋爱节拍器》遇见的困境,他都能一一解析。

这样的眼光让初出茅庐的霞之丘诗羽心中不禁叹服。

但是这样的差距,这样的压力,反而让她更加斗志满满,心中油然而生出一个想法。

“迟早有一天,我会凌驾于你,月色老师!”

80好为人师是否搞错了什么

“好了,暂时就这么多了吧。”

比企谷八幡忽然说道。

“月色老师,感谢你提供给我宝贵的建议,我会将之牢牢记忆,另外,这份恩情暂且寄下。”

霞之丘诗羽郑重其事的站了起来,并微微鞠躬,那张冷艳的脸蛋仿佛第一次笑容浮现。

“呃,也没必要这样吧,对我来说,也只是使用了几十分钟的时间而已,而且我提供的也只是一些宽泛的意见,具体怎么做还得看你自己。”

比企谷八幡莫名的感觉有些不自在。

他好像还不太能够适应现在自己的定位。

“对老师来说,这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我却是相当重要,或许是决定我未来高度的一次建议,所以请你收下我的感谢吧。”

霞之丘诗羽不依不饶,语气笃定,那双酒红色的眼瞳直直的盯着他看,有种异样的魅力。

“看样子,小诗受益良多啊,不然的话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来。”

在一旁当看客的町田苑子心中暗道。

结果又听霞之丘诗羽话锋一转:“所以,月色老师,你将是我第一个认定的目标,接下来我会努力超越你!”

“这不是当面挑衅吗?小诗的自尊心还是很强啊,这应该是最后的倔强了吧?那么月色老师的反应又是什么样呢?”

町田苑子目光期待的看向另一边。

“哈哈哈……”

比企谷八幡大声笑了出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当成目标吧?

真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受。

山田小姐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而五更比较务实,就算她心中产生过这样的想法,也绝对不会说出口。

因此,他的态度是……

“那就超越我试试看吧!霞诗子,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比企谷八幡欣然迎接挑战。

“那就等着我吧,月色老师。”

霞之丘诗羽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临走之前,在霞之丘诗羽的主动要求下,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回去之后,比企谷八幡琢磨了一下。

他跟霞诗子的关系是不是变成了索隆跟鹰眼的那种味道?

只不过他还不是天下第一,霞诗子顶多也只能算是自己教过几手的记名弟子乷。

如果这样算的话,五更应该算是自己的真传弟子。

莫名其妙,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有好为人师的一面。

还好的是,自己应该没有误人子弟吧?

有了他的提点,二次审核都无法通过的五更成功出道,霞诗子应该也能挣脱自己的局限,超越自己原本命运上的成绩。

三月份,随着期末的最后一个月到来,学校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也越来越放松。

导致出现这种两极局面出现的原因自然是想上好一点高中的都在努力学习,剩下的自然是摆烂到底。

比企谷八幡是比较轻松的人,但并不意味着他在摆烂,只是因为他拥有足够的自信而已。

“快了快了。”

课堂上,他低喃了一句,目光深沉。

期末考试之后,差不多就是摊牌的时候,一年前的计划就要开始了。

就在他不急不慢的时候,山田妖精可就坐不住了。

小学妖精:喂,比企谷,到底什么时候啊!本小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搬家啊!

我:我说山田小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成为邻居吗?

小学妖精:我只不过是想要从你这家伙这里得到有关于埃罗芒阿老师的信息而已,刚好,我也想搬出去住了,这只不过是合适的选择而已,可不要误会本小姐非你不可呀!

我:我已经问过了,纱雾她说不可能把地址给你,说你肯定会狠狠的骚扰她,我觉得很有道理。

小学妖精:纱雾是埃罗芒阿老师的名字吗?她是女孩子?

我:地址不能给,但只是了解埃罗芒阿老师的话,纱雾并不会介意。

小学妖精:太好了!这就是征服埃罗芒阿老师的第一步啊!比企谷,给我详细谈谈!

“……”

比企谷八幡摇头失笑。

这家伙,真是给了一点阳光就灿烂啊。

纱雾的性格他可是很清楚的,非常的倔强和怕生,山田小姐想要改变纱雾的心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某日下午。

五更琉璃拿着她的出道作最终定稿版本过来。

比企谷八幡这才忽然想起,两人作为邻居,却感觉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这段时间,五更进入了类似于他之前某个暑假的闭关状态,将自己逼入到一种接近极限的境地。

这将从原稿的质量反应出来。

五更琉璃创作的是一部有关于魔法少女闯荡异世界的小说,从题材的选择上合情合理,偏热门的题材是如今新人的首选,只不过具体的故事在之前看来还略显庸俗。

比企谷八幡重新阅读这本作品,明显发现内容相比于新人赏时期的作品有了很大的提高。

当然,这也只是相比于五更自己来说,比起他认识的几个人来说都微不足道,但这对于普通的出道小说家来说也足够精彩了。